Home > 佛教新闻 > 在悲智双运中平衡增上

在悲智双运中平衡增上

在听《白话佛法》系列开示时,有一个词出现的频率特别高–悲智双运。师父曾经在不同层面上用例举法详解,怎样在生活中启发慈悲、增长智慧,如何一步步达到慈悲与智慧的平衡与循环增上。

重温这方面的好几篇开示,得到进一步领悟,悲智双运在大乘佛教的理论和实践体系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,是菩萨行人在世间长期福慧双修的结果。在这些开示中,师父再三强调:慈悲与智慧是行菩萨道必须同时具备的两项条件,如车之两轮,鸟之双翼,既不可缺一,也不可偏颇,否则行之不远。

如果有智慧而缺乏慈悲,只顾自己解脱,以安住涅槃之境为乐,便落入二乘,无法度众;如果有慈悲而缺乏智慧,在自修当中会陷入盲修瞎练,在利他方面可能产生行善反成助恶的结果。这样的话,我们得到的福德和智慧是不圆满的,甚至会造业,实践中无法做到福慧双修,境界上也就无法达到悲智双运。

在第六十集讲座《悲智双运》和之前的《悲智双运 烦事无事》等开示中,总结了生活中修行的要点:既要学菩萨的大悲心去解决众生现实苦难,又要学菩萨的大智慧化解众生深层心病,才称得上悲智双运。

如何才能做到悲智双运?这就需要我们首先培养清静心和平等心。平等心的培养在各期开示中比比皆是,从人我平等、众生平等到佛我平等,师父用常见的夫妻相处做譬喻,随时在家庭中起修,学会以平等心待人,设身处地多为对方着想,进而体谅众生难处,分别心就随之渐渐熄灭,许多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就自然消弭,偏执狭隘的小我心量也随之放大,有了平等心才会发心去帮助一切有缘。

清净心由不分别、不执著、不住心的修行中来,以清净心利他度众,就不会落入执着的有为法中,从而增长福慧。初学者常行的布施放生、行善做功德等等,师父也提醒我们应三轮体空,不要执著于事相。我们每一天处于繁琐复杂的人事关系网中,想修清净心十分不易,参照师父开示中的方法一段时间后,心不随外尘所转的能力确实有很大提高,时刻看住念头,及时转念、止念、放下,此时才体会到更多的时候,我们其实都是在庸人自扰。

正如师父说的,无事不生心,有事不烦心,万事不留心;对外不着相为禅,对内不住心是定,做到前念已灭,后念不生,我们就时时处在觉悟的清净之中。虽则工作生活繁忙,片刻空闲难得,但在行住坐卧中勤修禅定,也同样可以获得越来越圆融通达的智慧。

有了最初的清静心与平等心,我们还应在实修中使之不断壮大统一,自然会生起对一切众生的慈悲心,而真正的慈悲心,本身就包含着智慧。佛菩萨的慈悲和智慧是在无量劫的因地修行中逐渐圆满,我们虽然也有局限的慈悲与智慧,但着实相差太远,本具的慈悲心被我执所障碍,智慧被所知障掩盖。但佛菩萨在久远劫前和我们一样,都是沉沦生死的凡夫,只因他们在修行中不断地平衡慈悲和智慧的力量,并互相增上,才有无限广大、遍及一切的悲智,并将二者妙用结合、形成千变万化的方便来救度众生。

六十集讲座中强调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悲智平衡。虽然慈悲是基础,智慧是方便,但两者要发挥真正的妙用,还要回到实际生活和修行中去反复磨合,修正平衡。而我们行善往往只看表面,只顾目前效果,往往在不知不觉中种下了恶因,如长期放生不当助长了杀生捕捞、好心结缘大量法宝却被出售赢利、借钱助人反让对方好逸恶劳,故师父提醒我们:大善似无情,小善如大恶,行善要看果的!

记得曾在法会上听过两个颇有意义的故事:鲁国有一条法律,如果看到同胞在国外沦为奴隶,只要能把他们赎回来,就能得到国家的补偿和奖励。但子贡赎人后却拒绝了应得的补偿,他本以为做了件慈悲之事,没想到孔子却告诉他,你这样做,如果别人赎回奴隶时接受了国家的奖赏,就显得品格不如你,可能以后无人肯再救奴隶了。另一个故事是,禅师在路边看到一条毒蛇冻僵了,徒弟赶紧提醒他,不要忘了农夫与蛇的故事,禅师微微一笑:我不会和农夫一样把它放在怀里的。于是找来一堆柴火,毒蛇在火的温暖下活了过来。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:行善要用妙法,我们不是菩萨,还需保护好自己,但也不能放弃行善之心,而是要用智慧来指引慈悲,才能自度度人。

同样,佛法在五浊恶世弘扬,既有观世音菩萨的慈悲,文殊菩萨的智慧,也有伽蓝菩萨的庄严护法。因此学佛人既要弘法也要护法,真正的大乘佛教不是片面理解的不结恶缘,而是鼓励惩恶扬善,挽救人心,是真慈悲。就如师父度化不同众生的手段一样,既有春风化雨、雷霆金刚,又有默默加持和当面开导,这才是真正智慧和慈悲的化现。

佛法讲”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”,没有智慧无以起度众的方便,但一切方便应建立在智慧的基础上。无论到修行的哪个阶段,智慧永远应是一切慈悲的先导,把握好两者的平衡关系,我们就能在自利利他的道路上顺利行进,直至如诸佛菩萨那样福慧圆满,悲智双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