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故事 >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二十回
第二十回 来去明一笑归真 感应佛千秋显圣
  却说长老同众僧齐到安乐堂来看时,并无动静。只见济公盘膝而坐,对长老道:‘弟子今日要归去了,敢烦长老做主,唤个剃头的,来与我剃净,省我毛茸茸的不便见佛。沈万法既有了度牒,亦求长老与他披剃了,也可完我一桩心事。’长老一一依从,须臾剃完。忽报说朝官太尉并相识朋友,次第来到。济公忙叫沈万法去烧汤沐浴,换了一身洁净衣服。沈万法因匆忙之际,不曾备得僧鞋,一时无措,长老道:‘不必著急,我有一双借与你师父穿去罢!’忙取出来付与沈万法,替济公换了。济公见诸事已毕,坐在禅椅上,叫取文房四宝,写下一首【辞世偈】言道:
  六十年来狼籍,东壁打到西壁;
  如今收拾归去,依然水连天碧。
  写完放下笔,遂下目垂眉圆寂去了。沈万法痛哭一场,众官遂拈香礼拜,各诉说济公平日感应神通,不胜感叹。
  倏忽过了三日,众僧拜请江心寺大同长老,来与济公入龛。第四日松长老又启建水陆道场,为他助修功德,选定八月十六日出丧。
  到了那日,众人起龛,鼓乐喧天,送丧虎跑山,众和尚又请了宣石桥长老,与济公下火,宣石桥长老手执火把道:
  济颠济颠,潇洒多年,犯规破戒,不肯认偏;喝佛骂祖,还道是谦。童子队里,逆行顺化;散圣门前,掘地讨天。
  临回首,坐脱立化,已弃将尽之局;辞世偈,出凡入圣,自辨无上之虔。还他本色草料,方能灭尽狼烟。
  咦!火光三昧连天碧,狼籍家风四海传。
  宣石桥长老念毕,举火烧著,火光中舍利如雨,须臾化毕。沈万法将骨灰送入塔中,安放好了,然后回去。刚回到净慈寺山门,只见有两个行脚僧,迎著问道:‘那一位是松少林长老?’长老忙出道:‘二位师父何来,问贫僧有何见教?’二僧道:‘小僧两月前,在六和塔会见上刹的济书记师父,有书一封,鞋一双,托小僧寄与长老,因在路耽延,故今日才到。’遂在行囊内取出交与长老,长老一看大惊道:‘这双鞋子乃济公临终时老僧亲手取出与他穿去,明明烧化,为何今日又将原物寄还?真不可思议矣!’且拆开书来,看内中有何话说?
  愚徒道济稽首,上书于少林大和尚法座下:
  窃以水流云散,容易别离;路远山遥,急难会面。嗟世事之无常,痛人生之莫定,然大地尚全,寸心不隔。目今桂子香浓,黄花色胜,城中车马平安,湖上风光无恙,我师忙里担当,闲中消受,无量无边;常清常净,拜致殷勤,伏惟保重。
  道济不慧,钻开地孔,推倒铁门。针孔眼里,走得出来;芥菜子中,寻条去路。幸我佛慈悲,不嗔不怪;烦老天宽大,容逋容逃。故折了禅杖,不怕上高下低;破却草鞋,管甚拖泥带水。光著头,风不吹,雨不洒,何须竹笠?赤了脚,寒不犯,暑不侵,要甚衣包?不募化,为无饥渴;懒庄严,因乏皮毛。
  万里寻声救苦,当行则行;一时懒动雀巢,要住即住。塞旁门已非左道,由正路早到西天。一脚踢倒泰山,全无挂碍;双手劈开金锁,殊觉逍遥。
  便寄尺纸之书,少达再生之好。虽成新梦,犹是故人。长啸三声,万山黄叶落;回头一望,千派碧泉流。尚有欲言,不能违反。乞传与南北两山,常叫花红柳绿;为报东西诸寺,急须鼓打钟敲。情长难尽,纸短不宣。
  又颂付沈万法道:
  看不著,错认竹篱为木杓,不料三更月正西,麒麟撼断黄金索。幼年曾到雁门关,老天重睁醉眼看。记得面门当一箭,至今犹自骨皮寒。只因面目无人识,又在天台走一番。
  松长老看完,不胜叹羡道:‘济公生前游戏,死后神通,如非自己显灵,人谁能识?’因将书、靴二物,传示众人,那两个行脚僧,方知济公已死,惊得呆了。一时朝官太尉,以及相识朋友,晓得此事,无不称奇,悔恨从前之失礼也。正是:
  钟不敲不鸣,鼓不打不响;
  菩萨显神通,人才知景仰。
  又过了些时,钱塘县一个走卒,来见长老道:‘小人在台州府公干,偶过天台山,遇见上刹的济师父,他原认得小人,有书一封,托小人,寄与长老,故小人特地送来. 我还有些事,耽搁不得,先回去了。’长老接了拆开细看,是两首七言绝句:
  (一)
  片帆飞过浙江东,回首楼台渺漠中;
  传与诸山诗酒客,休将有限恨无穷。
  (二)
  脚绊紧系恨无穷,竹杖挑云入乱峰;
  欲识老僧行屐处,天台南岳旧家风。
  长老看了又叹羡道:‘济公原从天台来,还从天台去,来去分明,真是罗汉转世,故一灵不昧。’走卒听了,方惊道:‘小人只认是活的,原来死了。’吐舌而去。
  又过了一、二十年,净慈寺的山门倾倒,长老写了缘簿,叫人四方去化,只化得些零星砖瓦,细碎木头,不得成功,长老正在烦恼,忽有一范村客人,送了一排大木来,要找济师父收管,长老不知缘故,因问道:‘这木头是那位善士发心舍的?’那客人道:‘就是小客施舍的。’长老道:‘不知贵客为甚发心舍这许多大木?’那客道:‘这些大木,一向干在山中,已经二、三十年不得出山,有一位济师父来化缘,果蒙佛天保佑,一夜山水大发,一山的大木都冲了出来;故此小客不昧善缘特送此一排来,可请济师父出来收明白了,好勾缘簿。’
  长老听了,忙叫人焚香点烛,拜谢济公,然后留斋,对客人道:‘济公已作古成佛矣!’客人方知是显圣,又惊又奇,斋罢而去,合寺僧人无不感佩敬仰。沈万法一味实修,升至监寺,年九十三岁而终。自盖好山门之后,济公累累显灵于朝官太尉之家,书难尽载,有诗为证:
  黄金百炼费工夫,尽费功夫只当无;
  若是此中留得种,任君世世去耕锄。
————全篇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