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故事 >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十九回

第十九回 救人不彻因天数 悔予多事懒看山

却说那济公赶了进去,将那妇人抱定,把口向妇人的颈里着实咬着,那妇人急得满脸通红,浑身汗下,高声大叫道:「罢了!罢了!怎青天白日,和尚敢如此无礼!」里边爹娘仆人们听见,都跑了出来,扯着济公乱打乱骂。济公任他打骂,只是抱着妇人的颈项咬,济公因当不得爹娘仆人在光头上打得凶,将手略松得一松,那妇人挣脱身子,跑进去了。济公见那妇人进去,跌着脚道:「可惜!可惜!还有一股未断。」济公站在堂前不走,幸喜这店主人不在家,见妇人脱身进去,也就跟了进去,一个小仆人奈何不得,只得喊邻舍来相帮,张提点乘空扯着济公走,这时虽然走出几个邻舍来,认得是济公,知他不是个歪和尚,落得做人情,也不来赶了。

张提点扯着济公,走得远了,才埋怨道:「你纵颠也要颠得有些影子,怎一个出家人,没因没由,抱着妇人的颈子去取笑 」济公叹了一口气道:「你不知道,这妇人颈项里已现出缢死的麻索痕,我一时慈悲,要替他咬断,只咬断了两股,苦被这些冤业不肯放,将我打开,救人不能救到底,好不懊恼。」张提点也还不信。过了两日,再来打探,这妇人因与丈夫争气,果然自缢,麻绳已断了两股,惟一股不断,竟缢死了,方叹济公的法力,果是不差。

且说当日济公同张提点又往前走,走得热了,又走进一个酒店里来,二人又吃。济公略略吃了几杯,即停杯作颂道:

朝也吃,暮也吃,吃得喉咙滑似漆,吃得肚皮壁立直,吃得眼睛瞪做白,吃得鼻头糟成赤。

有时纯阳三斗,有时淳于一石;有时鲸吞;有时龙吸,有时效篱下之陶,有时学瓮旁之毕。

吃得快,有如月赶流星;吃得久,有似川流不息;吃得干,有如东海飞尘;吃得满,有如黄河水溢。其色美,珍珠琥珀;其味醇,琼浆玉液。

问相知,曲糱最亲;论朋友,糟邱莫逆。一上手,润及五脏;未到口,涎流三尺。只思量他人请,解我之馋;并未曾我作主,还人之席。倒于街,卧于巷,似失僧规;醉了醒,醒了醉,全亏佛力。

贵王侯要我超度生灵,莫不筛出来,任我口腹贪饕;大和尚要我开题缘簿,莫不提壶来,任我杯盘狼藉。醺醺然,酣酣然,果然醉了一生;昏昏然,沉沉然,何尝醒了半日 借此通笑骂之禅,赖此混疯颠之迹。想一想菩提心,总是徒劳;算一算观音力,于人何益 在世间只管胡缠,倒不如早些圆寂。虽说是死不如生,到底是动虚静实。收拾起油嘴一张,放下了空拳两只。

花落鸟啼,若不自知机;酒阑客散,必遭人面叱。艳阳春色,漫说绝伦;兰陵清膏,休夸无匹。纵美于打辣酥,即甜如波罗密。再若尝时,何异于曹溪一滴

济公颂罢,笑一笑,即放下杯子立起身,张提点见他懒饮,也不苦劝,还了酒钱走出来,便道:「你既不喜吃酒,再同你到湖上看看山水罢!」二人携手来到湖上,倚着堤柳,看那两峰二湖之胜,济公会悟于心,又作一颂道:
山如骨,水如眼,自逞美人颜色;花如笑,鸟如歌,时展才子风流。虽有情牵绊人,而水绿山青,依然自在。即无意断送我,如鸟啼花落,去也难留。

阅历过许多香车宝马,消磨了无数公子王孙。画舫笙歌,何异浮云过眼;红楼舞袖,无非是水上浮沤。他人久住,得趣已多;老僧暂来,兴复不浅。你既丢开,我又何恋 立在此,只道身闲;看将去,早已眼倦。

咳!非老僧爱山水,竟忘山水,盖为看于见,不如看于不见。

是时天气甚热,有一后生,挑了一担辣酸菜汤来卖。济公向张提点道:「这辣酸菜汤甚好吃,要你做个主人请客。」张提点道:
「这是小事,你但请吃,我付钱。」那后生盛了一碗来,济公只两三口便吃完,又叫盛来。张提点道:「此物性冷,怕坏肚腹,不宜多吃。」济公道:「吃得爽快,管那肚皮做甚!」一碗一碗吃下,连吃了半桶。张提点付了钱,见日已落山,正待送济公回寺,恰好沈万法来寻济颠,遂别了张提点,沿湖堤回寺,就一迳走入自己房中去睡。到了二更,只听得肚里碌碌的作响,因叫沈万法道:「我肚里有些作怪,可快些起来扶我到毛厕上去。」沈万法慌忙起来,搀他下床,刚走出房门,济公叫声:「不好了!」早一阵一阵的泻将出来。不期门外正有个园头,在那里打地铺,不曾提防,被济公泻了一头一脸。园头着了急,乱嚷道:「就是泻肚,也该忍着些,怎就劈头劈脸的泻来!」济公自觉理短,只得赔个小心道:「阿哥休怪,是我一时急了,得罪!得罪!」园头没法,只得自去洗濯。谁想济公这一日泻个不停,才睡下,又爬了起来,甚觉疲倦,到天明,饮食俱不要吃,松长老得知,忙自进来看道:「济公!你平日最健,为何今日一病,即疲惫如此 」济公也不回言,但顺口作颂道:
健健健,何足羡 只不过要在人前扯门面。吾闻水要流干,山要崩陷。岂有血肉之躯支撑六十年而不变 棱棱的瘦骨几根,瘪瘪的精皮一片。既不能坐高堂享美禄,使他安闲;又何苦忍饥寒奔道路,将他作贱 见真不真假不假,世法难看;且酸的酸,咸的咸,人情已厌。梦醒了,虽一刻也难留;看破了,纵百年亦有限!倒不如瞒着人,悄悄去,静里自寻欢;索强似活现,世哄哄的,动中讨埋怨。急思归去,非大限之相催;欲返本来,实自家之情愿。

咦!大雪来,烈日去;冷与暖,弟子已知。瓶干矣,瓮竭矣,醉与醒,请老师勿劝。

松长老听了,因叹羡道:「济公来去如此分明,禅门又添一宗公案矣!不必强他,可扶他到安乐堂里去静养罢!」沈万法听见师父要辞世,相守着只是哭。济公道:「你不用哭,我闲时赖你追随,醉里又得你照顾。今日病来,又要你收拾,你一味殷勤,并无懒惰,实是难为了你。且你拜我为师一场,要传你法,我平日只知颠狂吃酒,又无法可传;欲即将颠狂吃酒传你,又恐你不善吃酒,惹是招非,反误了终身,坏了佛门规矩。倒不如老老实实取张纸来,待我写一字与你,问王太尉讨张度牒来做个本分和尚,了你一生罢!」

沈万法听了,又哭道:「师父休为我费心,只愿你病好了,再讨度牒也不迟!」济颠道:「我要休矣,不能久待,可快取纸笔来!」沈万法见师父催促,只得走出来与众僧商量。众僧道:「师父既许你讨度牒,他做了一世高僧,岂无存下的衣钵 虽没有存在寺中,一定寄放在相知的人家。趁他清醒,要求他写个执照,明日死后,好去取讨。」沈万法摇着头道:「我师父平日来了便去,过而不留,如何有得 」监寺道:「你师父相处了十六厅朝官,二十四太尉,十八行财主,莫说有衣钵寄顿,就是没有,也要化些衣钵与你,你若不好意思讲,可多取一张纸来,待我替你出面向济公诉说。」

沈万法信言,取了两张纸来,放在济公面前,济公取一张,写了与王太尉求度牒的疏,见桌上还有一张便问道:「这一张是要写什么的 」沈万法含着眼泪,不做声。监寺在旁代说道:「沈万法说他与你做了一场徒弟,当时初入门,未得什么好处,指望师徒长久,慢慢的挣住,不幸师父今日又生起病来,他独自一身,恐后来难过,欲求师父将平日寄放在人家的衣钵,写个执照与他,叫他去讨两件来做个纪念也好,万望师父慈悲。」济公听了微笑道:「他要衣钵,有有有,待我写个执照与他去讨。」监寺暗喜道:「此乃沈万法造化也。」只见济公提起笔来便写道:
来时无罣碍,去时无罣碍;
若要我衣钵,两个光卵袋。

济公写完,便掷笔不言。监寺好生无趣,沈万法忙取二纸,到方丈中来与长老看,长老道:「你师父看得四大皆空,只寄情诗酒,有甚衣钵 你莫如拿此字到王太尉府中去,取了度牒来,也是你出身之本。」沈万法道:「长老吩咐的是。」因急急去讨了度牒来,回复师父。济公又叫他报知各朝官太尉,说我于本年五月十六日圆寂归西,特请大檀越(施主)一送。沈万法报了回来,济公已睡了。次早忽又叫起无明发来,吓得众僧叫苦,想又是火发了,忙报知长老。长老同众僧齐到安乐堂来看时,正是:「来去既明灵不昧,皮毛脱却换金身。」毕竟不知真个又火发否 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