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故事 >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十二回

第十二回 佛力颠中收万法 禅心醉里指无明

却说济颠对沉一道:「人生在世,只为这具臭皮袋要吃,我看你又无老小,终日忙忙碌碌何时得了 倒不如随我到寺里去做个和尚,吃碗安顿饭罢!」沉一道:「我久怀此意,但恐为人愚蠢,一窍不通,做不得和尚,若师父肯带我去,今日就拜了师父,跟师父到寺里去。」济颠道:「直截痛快,做得和尚!」方吃完酒,就领了沉一入寺来参见长老道:「弟子寻得一个徒弟在此,望长老容留。」长老道:「也好也好。」遂命侍者烧香点烛,叫沉一跪在佛前,替他摩顶受记,改名沈万法,正是:
偶然拜师父,便成亲子孙;
何须亲骨肉,宽大是禅门。

次日,济颠无事闲坐,吩咐沈万法到灶下去扒些火来,万法道:「师父要火做甚么 」济颠道:「我身上被这些饿虱子叮得痒不过,今日要寻他的无常,因此要火。」沈万法听了就去弄了一盆火来,放在面前,济颠就脱下僧袍来,在火上一烘,早钻出许多虱子来,内中有两个结在一块不放的,济颠笑道:「原来虱子也有夫妻,我欲咬死他,又怕污了口,欲要掐死他,又怕污了手,不如做个功德,请你一齐下火罢!」遂将僧袍一抖,许多虱子都抖入火中,济颠口中作颂道:
虱子听我言,汝今当记取。
既受血气成,当与皮肉处。
清净不去修,藏污我衲里。
大仅一芝麻,亦有夫和妇。
靠我如泰山,咂我如甘露。
我身自非久,你岂能坚固。
向此一炉火,切莫生惊怖。
抛却蠕动躯,另觅人天路。

咦!烈火光中爆一声,刹刹尘尘无觅处!

济颠复将僧袍穿上道:「他不动,我便静。快快活活!」一面说,一面往外走,一迳走到王公家里,恰好开始办丧事,济颠对王婆道:「你又不曾请得别人,我便替你指路罢!」遂高声念道:
面果儿王公,秉性最从容;
擂豆擂了千百担,蒸饼蒸了千余笼。
用了多少香油,烧了千万柴头,今日尽皆丢去。
平日主顾难留,灵棺到此,何处相投
咦!一阵东风吹不去,鸟啼花落水空流!

众人把棺材直抬至方家峪(地名,即山谷),略歇下,请济颠下火,济颠手执火把道,大众听着:
王婆与我吃粉汤,要会王公往西方;
西方十万八千里,不如权且住余杭。

济颠念罢举火,亲戚中有暗笑的道:「这师父倒好笑,西方路远,还没稽查,怎么便一口许定了住余杭 」正说不了,忽见一人走到王婆面前作揖道:「恭喜婆婆,余杭昨夜令爱五更生了一位令郎,令婿特使我来报个喜信。」原来,王公有个女儿,嫁在余杭,因是有孕,故未来送丧,今听说产了儿子,满心欢喜,忙问道:「这儿子生得好么 」那人道:「不但生好,还有一桩奇事,左胸下有面果王公四个朱字,人人疑是公公的后身。」众亲友听了,方大惊骇,知道济颠不是凡人,却都来围着他问因果,济颠见众人围得紧,便跳在桌子上,一个筋斗,露出前头的东酉,众人都大笑,济颠乘人喧笑,便一迳走了。

离了方家峪,进了清波门,一直到了新官桥下,沈平斋的药铺中来。沈平斋却不在家,那沈妈妈往时最敬重济颠,忙请进堂中奉茶,亲备酒请他;济颠见了酒,不管好歹,一上手便吃了十余碗,已有些醉意,沈妈妈又托出一碗辣汁鱼来,济颠也不推辞,吃一碗酒,又喝些鱼汤,不知不觉吃得十分酩酊,方才作谢起身。沈妈妈见他醉了,嘱咐道:「你往十里松回去,那里路静,你醉了须要小心些。」济颠糊糊涂涂的应道:「我和尚一个空身体,有甚小心 今夜四更时,你们后门倒要小心。」竟跌跌撞撞的去了。沈妈妈听见济颠说话蹊跷,到了四更天不放心,叫人悄悄到后门去看,不期果有个贼在那里挖壁洞,那时喊将起来,方逃走了。自此益发敬重济颠,就如「活佛」。

且说济颠刚走出清波门,身体醉软了,挣不住脚,一滑,早一跤跌倒在地,爬不起来,竟闭着眼要睡。把门军及过往行人,俱围拢来看,有的认得说:「这和尚是净慈寺的济书记!」有的说:「他吟得好诗,做得好文,那个朝官不与他相好。」有的说:「这和尚没正经,一味贪酒!」内中有一个道:「我要到赤山,经过净慈寺,却是顺路,我扶了他回去罢!」众人道:「好!好!也是好事。」那个人将济颠扶起来搀着走,济颠走一步,挣一挣,搀他好不吃力,慢慢的搀到十里松,济颠立脚不住,又跌倒了,那里再扶得起,那人无法,只得撇了他,自走到净慈寺报信。沈万法急急的赶到十里松,只见济颠醉昏昏,酒气直冲的,睡在地下,沈万法叫道:「师父醒来!我扶你回寺去。」济颠看见是沈万法,便骂道:「贼牛!你岂不知师父醉软了,却叫我自家站起来!」沈万法无奈,只得将他扶起来站着,自己弯下身子去,叫他伏在背上,然后背起,走不上数十步,不道那济颠酒涌上来,泛泛的要吐。沈万法道:「师父忍着些,待我背你到寺了再吐罢!」济颠也不言语,又被背着走,不上三五十步,济颠忽一阵恶心,那些秽物直涌上喉咙来,那里还忍得住,早一声响,吐了沈万法一头一面,沈万法欲要放下来收拾,却恐再背费些力气,幸还有些蛮力,只得耐着秽臭,一迳背入寺中,到厨房内眠床上,方才放下,打发他睡了;然后去洗干净了头面,再来看师父,只见济颠睡得熟熟的,就坐在旁边伺候。

等不多时,忽见济颠一毂辘子跳将起来,高声喊道:「无明发呀!无明发呀!」众僧虽多听见,只认做济颠酒狂,谁来理他 沈万法也糊糊涂涂,又打发济颠睡下,睡不多时,又见他跳起来高叫道:「无明发呀!无明发呀!」此时已是更余时分,众僧俱已睡了。济颠叫了许久,见无人理他,遂走出来,绕着两廊,高叫:「无明发呀!无明发呀!」又叫了半晌,着了急,遂敲着各处的房门,大叫道:「无明发呀!无明发呀!」直叫到三更时分,忽罗汉堂琉璃灯烧着了幡 脚,火烧起来了,及至众僧惊觉,爬起来时,早猛风随火,烈焰腾腾,已延烧到佛殿与两廊各僧房了,众僧方才慌张,忙来救火抢物,已是迟了,只急得乱跑,济颠骂道:「我叫了这半夜,都塞着耳朵不听,如今烧得这般,只可惜长老匆匆归去,不曾见得一面送他,可怜!可怜!」此时众僧苦作一团,那里还有心来听他的话,直烧到天明,早有许多官兵入寺来查失火的首犯,已把两个监寺捉将去了。众僧一时烧苦了,捶胸跌脚,都恨恨的道:「我们晨钟夕梵,终日修道,难道许多菩萨,就没有一点灵感,救护救护 」济颠听了大笑道:「你们这般呆和尚,如何得知成毁乃世人之事,与佛菩萨何干 」因口念四句道:
无明一点起逡巡,大厦千间故作尘;
我佛有灵还有感,自然楼阁一番新。

可惜偌大一个净慈寺,失了火,从前半夜烧起,直烧到次日午时方住,一殿两廊尽皆烧毁,惟有山门不坏,大家立在山门下查点,僧众虽多焦头烂额,却人人都在,只不见了长老,有的说,想是在方丈中熟睡,被火烧死了,有的说,定是见火紧,逃往寺外去了,众僧分头向各处找寻,未知长老果在何处 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