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故事 >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十六回

 

第十六回 不避嫌裸体治痨 恣无礼大言供状

话说那张公走进毛厕里去,抬头一看,只见旁边矮柱上,挂着一个兜袋,用手一捏,知道是硬东西,连大便也不解了,忙解开了绳子,将袋束在腰间,忙忙走回家中。到家打开一看,却是十锭白银,两口子好不欢喜。过了一夜,到次日早饭后,只见济颠慢慢的走出来,叫声张公:「你这时候还不出门,想是昨日得彩了 」张公道:「你好个老实人,约定请我,却浪费了一日功夫,走到东花园来,那里见你的影儿 耍得我肚内饿不过,只得自己买面吃。」济颠笑道:「我虽无亲自来请你,你自家吃了,也算是我请你!」张公笑道:「这是如何算得 须是你拿出银钱来,才算是你请我。」济颠道:「兜袋里的东西,不算我的,难道倒算你的 」张公张婆二人听了,不禁大笑起来,知道瞒他不过,便道:「果然亏你指点,拾得些东西,就算你请的罢!」济颠道:「昨日算我请你,明日还有一段因果,须是你请我。」张公道:「明日我就请你,不要又失约不来!」济颠道:「我明日准等你。」说罢,就作别而去。

到了次日,张公果真的又走到东花园前,只见济颠已先在那里张望。张公笑道:「好和尚!自己请人,便躲避不来,别人请你,便来得这早。」济颠听了大笑起来二人携着手,同到一个酒店里坐下,叫酒保烫酒来吃,吃了半晌,济颠道:「不吃了,我们且出去看看!」张公忙付了钞,同他走出店来,早远远望见毛厕门上,扰扰嚷嚷,围着许多人在那里看,张公不知何故,忙忙走上前,分开众人,挤去一看,只见昨日挂兜袋的那根矮柱上,有个人把条汗巾缚了颈,吊在上边打秋千。张公吃这一惊不小!心头突突的乱跳,忙走出来,悄悄地对济颠道:「东西虽得了,但这个罪过,如何当得起 」济颠道:「只管放心,一些罪过也没有。」张公道:「他准是为失银子吊死,虽然不是我偷他的,却实是我拾的,怎不罪过 」济颠道:「你不知有一段因果,你前世是个贩茶客人,这人是个脚夫,因欺你是个孤客,害了你的性命,谋了你五千贯钱;故今世带本利送来还你,这吊死是一命偿一命。自此以后,与你两无冤业,因此我昨日叫你来收这宗银子,以结前案,省得被他人拿去了,后日又冤缠不了。」张公听了,才放下心,相别而回家去了。

那济颠独自一个走入城来,信着脚走到清和坊王家酒店门口,那店主人每当见了济公,便欢欢喜喜地嘶叫,这一日全不睬着。济公道:「我又不来赊你的酒吃,为何装出这样嘴脸来 」店主人听见有人诉说他,方定了神,看见是济颠,连忙陪罪道:「原来是济师父,小人因有些心事,出了神去,竟不曾看见,师父莫怪,且请里面坐一坐。」济颠道:「你心下有甚事,这等出神 」店主人说:「不瞒师父说,小人有个女儿,今年十九岁,甚是孝顺,不期害了一个怯症,已经半年,日轻夜重,弄得瘦成枯骨,医生也不知请过多少了,总不见效,恐怕是个死数。老妻又日夜啼哭,故小人无可奈何,心中恼恨,一时出了神去,不曾看见师父。」济颠道:「这个叫痨症(肺病),你肯教女儿同我坐一夜,包管她就好。」店主人道:「小人的女儿,已是个死人一般,师父又是一个高僧,这又何妨 」济公道:「你既说不妨,我包管你医好,但快将好酒来吃,吃得爽快,好得爽快!」

店主人久知济公行事,多有灵感,连忙拿出酒来请他吃。那济颠只顾一碗一碗的吃,直吃得十七八碗,见天色已晚,方吩咐店主人,叫他将女儿卧房内,四围的窗户壁缝,都用纸糊得密密的,不许透一点风气。将香汤替女儿身上洗得洁洁净净的候着。自家又是吃了三五碗,吃得烂醉如泥,然后走入店主女儿的卧房内,将房门关得紧紧的,自己却坐在床上,脱去身上衣服,露出了个精脊背,叫那女儿也脱了身上衣服,露出脊背来,与他背贴背,手勾手而坐,一面口里又念道:
痨虫痨虫,身似蜜蜂,钻入骨髓,食人血浓。
患者莫救,医者难攻,运三昧火,逐去无踪。

那女儿被济颠勾着手,背贴背的坐着,初时不觉,及至坐久了,济公的三昧真火发将起来,烧得那些痨虫在女子脊背中钻上钻下,没处存身。女子被痨虫钻得又痛又痒,只想将脊背拆开,济公将两只手反勾紧了,略不放松。直坐到五更,济公的三昧真火愈旺,那些痨虫熬不过,只得从鼻子中飞了出来,那女子就一连几个喷嚏,济公已知是痨虫飞出,连忙放了手,急急下床来捉时,不意窗外有个人,将窗纸舔破了偷看,痨虫就乘隙处飞走了,又遗害别人。济公十分怨恨,开了房门出来,对店主道:「你女儿得了我三昧真火,助起元神,不但痨虫驱出,自此百病不生了。」店主人夫妻二人听了,好不欢喜,伏在地下匍匐拜谢,又不及待的取了酒来,加两样蔬菜,济公又吃了十余碗,作别出门。

回到寺中来,刚是陈太尉因日前济公访他,府中有事,不曾留得他,今日特意整治了一对鸽子,一坛美酒,差人送到寺中请他。谁想那个差人,也是个好酒的,走到半路上,闻着这酒香,忍不过,就借人家一只碗,倒了一碗酒,揭开了盖,又偷下一只鸽子翅膀来,一齐吃在肚里,吃得快活。暗想道:「就是神仙,也不知道。」及走到寺中,恰遇济公回来,遂将酒与鸽子交与济公,道了太尉之意就要别去。济公道:「你且略坐着,好让我倒出,以便将空盒子带回去。」就叫沈万法去取出一只碗,一双筷子来,将碗儿盛酒,就用筷去夹那鸽子肉来下酒,不一时,酒也吃完,鸽子肉也吃尽,那差人就要收了盒子酒坛回去。济公道:「你且慢着!偷了多少酒,入肚无赃,也就罢了。只是那只鸽子肉,少了一只翅膀,却是怎说的 」那差人见济公将鸽子肉吃尽,那里去查账,便嘴硬道:「酒是走急了,在路上撞泼些,也未可知。这鸽子,是老师父全部吃下肚里去,怎说这话来冤枉我 济公道:「你说冤你么 还有个见证,你且带回去!」遂走到阶前,仰面向天呕道:「鸽子鸽子出来罢!」只见喉咙里呱呱有声,忽飞出两只鸽子来,一只翅膀是全的,便飞在空中去了,一只只有半边翅膀,飞不去,只在阶前跳来跳去,济公对着差人道:「你见到吗 如今还是冤你不成 」差人见济公如此神通,吓跪在地下,只是磕头道:「小人该死了,只求老师父方便罢!」济公笑一笑,向那鸽子作颂道:
两翅双飞,一翅单飞;
虽然吃力,强足济饥。

颂罢,那鸽子将一只翅膀振一振,突然飞去,正是:
不可思来不可议,玉手为之宛游戏;
始知菩萨一点心,俱要普为万物利。

又一日,济颠出门闲走;遇见一个画师,扯着他道:「我昨日一时高兴,偶画了一幅喜神在此,你可细看看却像那个 」济公同他走进去一看,大笑道:「丑头怪面,倒像我的嘴脸,我又无钱送你,为何替我画了出来 」画师道:「我感你做人好,故白替你画了。但是你须自家题几句,在上面方好看。」济颠道:「这个容易。」遂讨出笔砚来,磨得浓墨,提起笔来写道:
面黄如腊,骨瘦如柴;
这般模样,只好投斋,
也有些儿诧异,谈禅不用安排。

济颠题罢,谢了画师,遂拿了轴子,一迳进城,到徐家裱画铺来央他裱画。徐家原是净慈寺的主顾,又与济颠相好,千欢万喜的,留他吃酒,济颠也不问长短,直吃到烂醉如泥,方才出门。脚高步低,东一歪,西一撞,方走到清和坊,早一跤跌倒在地,爬不起来,竟闭着眼睡着了。

恰值冯太尉的轿子经过,前导的卫士见了,忙吆喝他起来。济公道:「你自走你路,我自睡我觉,干你甚事 」两下正在争嚷,太尉的轿早到面前,喝骂道:「你这和尚系是出家人,怎如此无礼!」济公道:「我多吃了一碗酒,一时走不动,在此暂睡睡,你问我怎的 」太尉大怒道:「你一个和尚,就敢顶撞我驾,且管你一番!」吩咐四,五个卫士,将济颠扛到府中堂厅放下,喝道:「你这和尚,既入空门,须持五戒,却贪酒颠狂,醉卧街坊,怎说无罪 」叫徒人将纸笔与他,问他是何处的僧人 有何道行 可实实供来!济颠接了纸笔写供道:
南屏山净慈寺书记僧道济,幼生宦室,长入空门。宿慧神通三昧,辩才本于一心,理参无上妙用不穷。云居罗汉惟有点头,秦州石佛自难夸口。卖响卜也吃得饭,打口鼓尽觅得钱。倔强赛过德州人,蹊跷压倒天下汉。尼姑寺里谈禅机,人人都笑我颠倒;娼妓家中说因果,我却自认疯狂。唱小词,声声般若;饮美酒,碗碗曹溪。坐不住禅床上,醉翻筋斗戒难持;钵盂内供养唇儿,袈裟荡子卢妇皆知。好酒颠僧,禅规打倒;圆融佛道,风流和尚。醉昏昏,偏有清闲;忙碌碌,向无拘束。欲加之罪,和尚易欺;但不犯法,官威难逞。请看佛面,稍动慈悲;拿出人心,从宽发落。今蒙取供,所供是实。

济颠写完呈上,冯太尉虽不深知其妙,但见他挥洒如风,暗自惊喜,及见他名字是道济,方惊说道:「原来你就是净慈寺的济书记,但我同僚中,都说你是个有意思的高僧,为何这等倒街卧巷 莫非是假的,我闻济和尚做得好诗,你且做一首招供诗来我看,便知真假。」济公道:「要做诗是越发容易。」遂提起笔来,题诗一律道:
削发披缁已有年,惟同诗酒结因缘;
坐看弥勒空中戏,日向毗卢顶上眠。
撒手便能欺十圣,低头端不让三贤;
茫茫宇宙无人识,只道颠僧扰市廛。

题毕呈上,太尉大喜道:「好诗!好诗!想真个是济颠僧了。但今日有此一番,不便加罪。」遂叫左右:「且放他去罢!」济颠哈哈大笑道:「我和尚吃醉了,冲撞了太尉,蒙太尉高情放了,只怕太尉查不出「玉髓香」,朝廷未必肯轻易放你哩!」太尉听得济颠说出「玉髓香」三字,惊得呆了半晌,连忙问道:「这「玉髓香」济师莫非知道些消息么 」济公又笑道:「贫僧方才供的,卖响卜也吃得饭,这些小事,怎么不知 」太尉听见他说知道,满心欢喜,连忙走下座来,将济颠亲自扶起来,重新见礼,分宾主坐下,问道:「济公既知,万望对学生说明!」济颠道:「贫僧一肚皮的酒,都被太尉唬醒了,清醒白醒,说来恐怕不准!除非太尉布施,还了贫僧的本来面目,或者醉了,反晓得明白。」太尉没奈何,只得吩咐当值的,整治酒肴出来与他吃。 正是:
「禅机不便分明说,假作糊涂醉里言。」

毕竟不知这「玉髓香」有甚来历 济颠晓得冯太尉就这等着忙 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