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新闻 > 社会责任和出世修行是辩证统一

社会责任和出世修行是辩证统一

学佛前曾像许多人一样,对佛教的认识是生活心灰意冷、老迈颓丧者的选择。学习心灵法门这五年来,虽说工作繁忙,只能利用点滴时间修学,但集腋成裘,加之师父的大量开示覆盖人天、解脱、菩萨三乘,几年来的熏习,身心蒙益良多,对佛法于社会的改良以及在家弟子世出世间的双重责任也日益清晰。

记得师父在以度化普罗大众为主的大法会上,经常讲解佛陀当年和历代大德祖师对广大在家弟子的种种方便教诲,有如何做到诚信正直、正命生活;如何夫妇互尊、子女贤孝;如何如法聚财、帮扶弱苦等等。在各期白话佛法讲座开示中,讲解了大量不离生活的”动中修禅”的易行之法,让我们锻炼虽身处红尘,但彻见自性光明、如如不动的能力,如此才能以出世之心去做入世度众的事业,行大乘菩萨道自利利他,完成在家佛弟子社会和修行的责任。

在进一步的修学中,我们可以了解到,佛陀的言传身教其实就是在提醒后人,即使是出家弟子,也并非只求自身解脱,相反,佛陀本身就是一位以高度的热诚深入众生的导师,得道后说法四十九年直至命终,留下浩如烟海的典籍概括了究竟真理和实践之法,让亿万众生得以解脱;佛的阿罗汉弟子们也并非隐迹山林,不问世事,而是很多时间都在各地村落、市井中游行教化,解决诸多人间苦难。

在任何历史时期和社会形态中,信仰总是在生活中产生和壮大,并以高于世俗精神层面的内涵影响和指引着社会生活,而与社会相适应的程度就成了信仰是否能被人们所接受的重要因素。出轮回、了生死的信仰是佛弟子的本分,尽好公民责任,爱国爱民,遵纪守法,报答父母、众生、国土、三宝的深恩;而出世修行的下手处,就在我们一刻不离的世间。

在家佛弟子本是世俗社会的成员,我们有着与众生同样的身份,从事和众生一样的职业,有更接近众生的语言和感受,更何况,我们本身是大乘佛法普行教化的受益者,如果不将此有益的经验传递给更多的人,并根据众生的身心过患以正法劝导,就已经违背了佛陀对广大在家弟子开示的修行之道。

师父曾开解过许多佛菩萨在人间示现成佛、妙法度众的典故寓意,旨在告诉大家:虽然我们目前以凡夫的身份求学圣道,许多人暂时还未能发起世俗菩提心,空性见也并未完全掌握,但佛菩萨开显三乘正法,就是为了关闭恶趣之门,让末法众生免于堕落,并在此基础上发出离心、菩提心,更进一步。

《金刚经》云:以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,即可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而佛说的一切善法,包括三乘。我们在经典中可以得知,佛法之所以分三乘学处,虽然目标只有一个–成佛,但发心和修行的阶段有别。罗汉、辟支佛、菩萨、佛,他们也就是以人天乘的五戒十善为基础,历劫发愿、积累福慧,一步步在漫长的净化自他中修成正果。

在家与出家佛弟子的修学起点差别,就在于我们从着重于做具德公民、尽家国责任、建人间净土的人天乘起步,去饶益众生、广结善缘,履行佛陀教义的基本精神。而出家弟子虽然不要求承担世俗社会的直接发展责任,但也要为众生树立堪为表率的人天师范形象,提供智慧清凉的精神资粮。这是社会对二者的要求,也是不同修行身份承担的不同责任。

由于宿世今生的愿力、福德、因缘等不同,绝大部分佛弟子只能以在家之身修行,正如师父所言,我们要面对和克服的艰难阻碍会远多于出家,因此需要付出更大的决心和努力,但在磨难困境中历练出的道心,如火中生莲,将更加坚定深远,无数以在家身取得卓越成就的先贤们就是我们的榜样。

修行中,我们往往会遇到一些偏颇的观点,说正见名出世,邪见名世间,学佛人应该放下万缘,不求世间任何利益,一心求解脱才是正道。个人认为,这无可厚非,这是佛接引众生彻底离苦得乐的本意,对发心解脱生死者而言,契理又契机,但对末法大众的现状而言,虽契理却未必契当下之机。人间天上确实不是最终目的,但这是解脱的基础,如果连人应该做到的五戒十善都没有做到,解脱是不可能的事;作为世俗社会的一员,如果连应尽的责任都没有兴趣,生活也没有因为佛法的指引而变得更幸福,造成社会对佛教侧目,则无异于以身谤法。

何况,佛法教导我们,一味出世或一味入世,都非中道正见。师父在历次讲座中谈到,出世为体,入世为用,如果执著于世间,就造业轮回不尽;如果执着于出世,则厌弃生活,心如槁木,而真正的佛弟子,非但应该把社会责任尽得比一般人更圆满,更要有宽阔圆融的胸襟,还应做到恒顺众生,行种种方便法度化有缘,行一切能行之善而不住其心,以无所求的心态去履行家国义务,这才是”佛法在世间,不离世间觉”的正道。

从这些开示中得到总结,真正的出世之心从何而来?绝不是离开世间就能得到,而是能够从对世间的完善、贡献的成就中脱身出来,放下名利、事相的执著,继续去投身于更大的利众之中,因此,无住即为出世,住心则是入世。出世之心不是凭空生起,而是在入世中长期锻炼不住心、无所得的结果,这才是大乘佛法真正的妙用,是引导佛弟子从有为向无为,从有求到无求,从利己到利他的阶梯。

在我们的身边,有许多佛友学习佛法的教诲后,改过自省,重新做人,由浪荡堕落的社会包袱转为自食其力的守法者;愤世嫉俗、心理扭曲的人放下嗔心,成了开朗乐观的社会志愿者;感叹命运不公的学者摆脱执念,一举成为诺贝尔奖华人得主;海外出生的政坛要人,感动于佛教的恢弘博大,成为保存华文教育火种的坚定守护者……而更多的人,在数默默无闻中改写了一份份转恶成善、积极向上的人生答卷。

得益于佛法的教化,无论是平凡劳动者还是卓有成就的精英人士,都首先在入世的工作生活中做出了大量有利于安定家庭社会、造福身边众生的善举,这是佛弟子尽一己之力表法度众,更好地去完成世俗责任的本分,也是佛法教导我们”勤学五明,弘范三界”的修学要求。

在家佛弟子的第一重身份是公民,其次才是修行人。在真正的修行中,入世尽责和出世解脱非但一点都不相矛盾,而且是非一非二、亦一亦二的辩证统一。诸佛菩萨也是在累劫的因地修行中才拥有了广大福智,设想如果没有社会提供的一切生存条件,谈何安身立命?没有众生让我们去度化服务,从何积累福德和功德资粮?没有在红尘中的实践,何来定慧明朗,转烦恼为菩提的般若智慧?

佛法教导我们”净诸世界”、”庄严国土”,佛教的修行虽然侧重于心的净化和庄严,但对世俗社会的义务同等重要。在家佛弟子的第一责任,就是以觉悟和智慧去完善自身和世间,把对社会的责任和生命的终极修行有机结合起来。只有在尽世间责任中感受众生之苦并发心救护,才能激发起坚定的大乘愿力,不断引导着我们放下我执法执,誓愿与众生共出苦海,直至成就自心和世间的依正庄严。

一个如法正信的佛弟子,必定是世间道德的佼佼者;而一个合格的修行人,也必定将世间的责任当作出世的成就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