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> 佛教故事 > 贤者好学

有一个教,萨遮尼犍的婆罗门的一个长老——他们当时都是什么教什么教,没有佛教——号称他当时在当地是最有智慧的人,他的门下有500个弟子——已经很多了,500个弟子。他嘲笑所有天下人,说他们都没有文化,他经常在腹部挂一块铜牌,金属牌,在马路上昂首阔步地走。有人问他:“哎,你为什么要这样啊,长老?”他

得意洋洋地说:“呵呵,我的智慧呀,爆满了,现在都流出来了,如果我不把这块牌子放在这里,那流出来要糟糕啊。”

他听说,释迦摩尼佛世尊到处去教化众生,去帮人家演说,名扬四海,心生嫉妒和恐慌,他很害怕,就对弟子们表示:“现在有一个名叫瞿昙的和尚(实际上当时说佛陀,名字叫瞿昙)这个和尚自称是佛,我想去找他,向他请教高深微妙的理论。我要让他哑口无言,好好地屈辱他一番。”
你看,如他一般,他果然率领的一群弟子很多,浩浩荡荡来祗园精舍。祗园精舍,其实过去没有庙,都是精舍,一个房间,佛陀在那里讲,都是精舍。但是他从老远还没到精舍的时候,他已经看见精舍里面时而闪闪发光,光芒四射。

他知道这位不得了,不是一般的人。他惊喜交加,这个说明也是有修的。他的内心非常地震撼,他忍不住了,就进去了,进去之后,他看见释迦牟尼佛就跪下来,向他敬礼了。

佛陀说:“来来来,请坐。”他急忙站起来说:“佛陀,我想提出一连串的问题。”他提出一连串的问题,还没叫他佛陀呢,就提出来这个问题。他说:“道是什么?智是什么?长老是什么?正道是什么?积善去恶是什么?修行者是什么?仁明是什么?什么才是适合正确的道理?守戒是什么?如果你现在能够马上回答我,我就拜您为师。”

佛听了不慌不忙地回答道:“贤者好学,真心诚意地去修行,唯有怀抱珍贵的智慧,才叫真正的道;纵有辩才,不算智者。无所畏惧,专心遵守善行的人,才叫做真正的智者;年纪虽大也不能做长老,突然衰老,毛发斑白,多半只是愚人的同类,唯有心怀真理,仁慈深厚,内心平静,通情达理,聪明洁净,才是真正的长老。”